“极端天气”成为日常,危机的东亚

韩中日的气候危机
中国河南省暴雨,日本大洪水
极端天气的危机,是自然的吗?

7月17日,中国《环球时报》总编辑兼爱国主义评论家胡锡进在谈到从5天前的7月12日开始在德国西部、比利时、法国等地发生的洪水灾难时表示,这体现了西方的治理水平和(西方式)人道主义破产。他在文中还称赞了中国的高铁和城市建设,对于夺去220多人生命的洪水灾难,这番话实在不体面。几个月前,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官方账号上传了一篇以“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”为题的嘲讽印度因新冠病毒而饱受痛苦的文章,对此,胡锡进批评说,官方机构的官方账号应该高举人道主义的大旗,站在道德优先的角度上。相当于他自己推翻了自己之前说的话。

强调“自然灾害”的政府

紧接着,中国河南郑州一带下起了大雨。7月19日晚9时59分,郑州市气象局紧急发送通报称“今后3小时累计降水量将超过100毫米”,第二天又先后四次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。根据《河南省气象灾害防范条例》,政府应该采取停止作业、停课、交通管制等紧急措施,但市民却冒着暴雨上班。中国中央气象台表示,当天下午4时至5时,郑州降水量达到201.9毫米,比往年7月整月降水量还要多,刷新了1975年8月的大洪水纪录。

仅河南省就有302人死亡,50人失踪。150个城市、1663个村庄的1453.16万名市民遭受了损失。胡锡进称赞的城市设计和高铁在“极端天气”面前倒塌。

为什么会发生如此罕见的洪水呢?专家们指出原因是气候变化。随着北太平洋高气压中心位于韩半岛东海上,台风“烟花”没有北上,而是通过偏东风影响了中国内陆。台风伴随着亚热带高压,将大量的水蒸气从海上推向陆地,该大气被来自北方的冷干燥空气和太行山脉堵塞,呈现出向上层收敛现象。巨大的水蒸气集中在一个地区,自然导致了降雨范围和强度的集中。这与最近韩半岛频繁出现的集中暴雨和欧洲大洪水的原因相似。此时,日本全境也发生了创纪录的洪水,造成数十万人受灾。日本政府预测,洪水发生率将增至2~4倍。

对于接连发生的洪水,中国政府强调是“自然灾害”。他们似乎试图与灾难的责任保持距离。在互联网上,有像胡锡进一样的右翼民粹主义者提供支持。他们强调灾难的不可避免性,并致力于主张河南和欧洲洪水具有不同的性质。如果出现批评政府应对灾难不力的意见,就会进行激烈的反驳。他们似乎只对中国和西方之间谁更胜一筹感兴趣,而不是气候危机的本质。

“极端天气”正在成为我们的日常。郑州突降特大暴雨后的7月22日 ,世界气象组织(WMO)秘书长佩特里•塔拉斯表示,由人类引发的全球气候变暖,导致全球降水量增加。半个月后,他以希腊、土耳其的高温和火灾、西伯利亚山火、德国和中国的暴雨为例警告说,气候变化的残酷现实正在眼前实时展开。

从7月14日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分部发布的《中国主要城市气候变化风险评估及未来状况预测》报告来看,过去60年间极端降水量(暴雨天数和暴雨过程频繁发生)呈现出了较高的增加趋势。过去几年,中国频繁发生短时间内超过标准值的暴雨。特别是这种灾害对财政不足、基础设施落后的中小城市、老人、儿童、贫困人口等弱势群体造成了更大的风险。

韩中日三个夏季降水集中的国家
不同国家和阶级不平等现象的风险加剧

政府不能袖手旁观的原因

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一直警告说,只有将2100年的地表温度上升控制在1.5℃以下,才能预防气候变化危险。这一灾难常态化是因为人类通过燃烧化石燃料排放温室气体,导致了全球变暖问题。8月6日IPCC结束审核会议,从会议批准通过的报告来看,如果人类维持目前的温室气体排放量,在2021~2040年,地球气温上升幅度将超过1.5℃。这比2018年的特别报告提出的预期提前了10年以上。极端天气现象将通过极端气温和海平面上升、频繁的集中暴雨,更加强烈和频繁地发生。

韩国国立气象科学院以国家气候变化标准情景为基础进行的研究(根据SSP情景进行的东亚极端天气未来展望)结果显示,在东亚,特别是中国南部和韩半岛、日本,与极端气温强度相关的指数在所有情景中都有增加倾向。因此,预计酷暑等极端高温现象在未来会更加强烈和频繁地发生。

东亚受季风系统的影响,夏季降水较为集中。极端降水的变化与洪水和干旱的发生密切相关,必然会对水资源和粮食问题产生多种负面影响。尽管如此,各国政府和资本却没有听到这样的警告。中国是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,日本排名第5,韩国排名第9。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韩国比中国和日本强。以人均排放量为准,韩国是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的气候恶棍国家。现在韩中日三国政府还在增加建设火力发电站,韩国电力正在投资建设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火力发电站。更何况,不久前韩国“2050碳中和委员会”提出的方案缺乏具体性和应对的意志。这就是为什么希望政府做出实际行动,不要袖手旁观的原因。

韩国国内隔岸观火态度也必须改变。河南和日本的洪灾并不是反证韩国优越性的例子。因为这是韩国即将面临的未来。在这种反面乌托邦中,富人也会担心利润率,观望灾难,但普通人却并非如此。我们自己的未来正在遭到破坏,为什么要专注于找出哪国做得更糟?气候危机不是靠一个国家的应对就能解决的,也不能指望各国政府都做出明智的应对。由于灾难应对力量不同,各国、各阶级的不平等也有加剧气候危机的危险。我们需要的是东亚人民一起应对的气候危机,必须使奔驰在悬崖边的火车停下来。

洪明教 东亚研究活动家

原文来源:http://china.hani.co.kr/arti/politics/10146.html

Post a Comment